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教室 >> 数码1/0 >> 内容

三位录音工程师泄露吉他录音天机

时间:2010-9-26 07:59:24 点击:2972

  核心提示:如果没有电吉他的话,没有人能想象20世纪后半页的流行音乐听起来会象什么。没有LESPAUL或JIMIHENDRIX,没有NASHVILLECATS或BRITISHINVASION,而BOBDYLAN也就永远不可能掀起'走向电声'的潮流了。实际上,你在世界各地都能看到数以百万计的疯狂乐迷们抱着'空气吉...
如果没有电吉他的话,没有人能想象20世纪后半页的流行音乐听起来会象什么。没有LES PAUL或JIMI HENDRIX,没有NASHVILLE CATS 或BRITISH INVASION,而BOB DYLAN也就永远不可能掀起"走向电声"的潮流了。实际上,你在世界各地都能看到数以百万计的疯狂乐迷们抱着"空气吉他(AIR GUITAR,指人们模仿吉他手弹吉他的动作--译者)",电吉他可以被看作是20世纪流行文化最主要的图腾。既然这种乐器无处不在,录音工程师和音乐监制当然也就有许多机会去录制电吉他。我们拜访了三位录音工程师:Joe Ferla,David Singleton和Kevin Shirley,他们将告诉大家他们是怎么进行这项工作的。千万别错过跟高手偷师的机会呦!


一、JOE FERLA 篇:



  

JOE FERLA,1995年获得TEC奖提名,录制或监制过数百个专辑,其中有十几个专辑进入公告板音乐榜(BILLBOARD)的爵士音乐榜或流行音乐榜十大。他同时也录制过许多的电影音乐,并为ELECTRIC LADY STUDIOS制作电台现场广播。他的工作涵盖几乎所有的音乐类型,但他的专长是录制爵士音乐家的演奏和演唱,其中的吉他手包括BILL FRISELL、JOHN SCOFIELD、JAMES BLOOD ULMER、BODDY PREVITE、CHARLIE HUNTER和PAT METHENY。

问:你录制电吉他声音的总体思想是什么?

答:首先,我们得假设我们这个讨论建立在我们是准备为一个优秀的吉他手、用一把好的吉他和一台声音出众的吉他音箱来录音这一前提下的,否则,无论我多希望录到好的声音,但我还是会坐在控制室里无计可施。我可以把差的声音弄得好听一点,但我没可能让它变成什么了不起的吉他声音。无论是录吉他或是别的什么乐器,我做的第一件事总是跑进录音室听听真实音源的声音。我不愿意在第一次听某种音色时它已经经过了一支话筒、一条话筒线、一个音量推子和一对监听喇叭,如果我听到吉他手用吉他音箱弄出了一种好听得杀人的的声音,那我就会尽我的一切所能去捕捉这种声音。

问:你怎样录制吉他手CHARLIE HUNTER的声音?

答:我有大概六种录制电吉他的方法。至于会我使用哪一种方法,那取决于谁在弹吉他,音乐类型是哪一种,或者我那一天的心情如何。有时我用BEYER M88话筒,经过一台Telefunken V76 话筒前置放大器,送进一台压缩器或者限制器,譬如一台LA2A或一台1176,也可以是一台Fairchild。我最近在录制一支摇滚乐队的霸道、响亮的失真吉他的时候就使用了这种方法,它也的确没有辜负我。这种方法的一个变体是用U67话筒,经过Telefunken和一台Fairchild限制器;这是一种复辟--全电子管的60年代音色。另一种我常在为Bill Frisell录吉他的时候用的技巧,是用几支Neumann(纽曼话筒--译者)的KM84通过旧款的Neve话筒前置放大器,和LA2A压缩器。

问:说起Bill Frisell,去年他和Pat Metheny在Marc Johnson的《The Sound of Summer Running CD》中的演奏是你录制的,你在录制他们的两把吉他声音是是否使用了不同的方法?

答:没错。Pat Metheny和Bill Frisell无论音乐风格和吉他他音色都很不一样。Pat的吉他音色中频比较集中,他用了围成弧型的四只吉他音箱。我们没有对每只音箱单独用话筒拾音,我们用了一对X/Y制立体声的话筒放置在数英尺远的地方拾音。虽然Bill有时候会用两只音箱作立体声,但我相信他那次只用了一个吉他音箱。他用直接连接到吉他音箱上的一两只效果器得到了一种非常质朴的音色,我用一对KM84准确地捕捉到了这种声音。KM84是Neumann公司制造的平板电容话筒之一,它没有U87在高频的峰值突起,同时又有更好的低音,它的声音很平滑、温暖。

问:你还用了那些方法?

答:另一种技巧是混合两种话筒,譬如一支SM87和一支M88。SM87的中频比较明亮,而M88的声音比较肥(中低频比较丰富--译者)。我只需保证它们同相,然后混音、调整它们的信号比例,这样就可以完全替代用均衡器来调整吉他的音色了。还有一种方法是将一支话筒紧贴吉他音箱的喇叭锥盘,另一支话筒则放在一两英尺远。

问:你用不用房间话筒(ROOM MIC 也称环境话筒,放在室内远离音源处拾取房间的声反射、混响--译者)?

答:通常我在录制吉他的时候不会用房间话筒,因为它对于我制作的许多种音乐来说都是不合适的。

问:一般情况下,你会把拾取吉他的不同话筒的信号分别录制到不同的磁道上还是将它们混合成一轨?

答:我一般会按需要将话筒信号合并成单声道或者是立体声,而不是把它们录制到不同的磁道上。因为我在录音的同时总是想着缩混,所以我捕捉到什么声音我就用这种声音;另外,我常常在录音的同时制作一个我认为代表着这个录音最终的听感的监听用混音。我喜欢仔细拧动混响旋钮,找到一个合适的音量、混响平衡。当我试着制作一种乐器的声音的时候,我会把它们处理好,放在我认为它们在这个混音中合适的位置,这样,它们就比较容易在混音中接合好了。

问:你会将监听混音中的效果录到母带上吗?

答:我从来不把我在控制室里用来监听的混响或其他任何效果录到母带上。当然,如果吉他手用了某种效果,或者弹簧混响之类的,我当然要录下来。我总是尽量用改变话筒数量、摆位等方法来取得音源应有的音色,而不是用均衡器或控制室的效果器。在接一台均衡器进电路之前,我会先试试换一支话筒,我的确整天在录音间和控制室之间跑来跑去。我的底线是:如果换了几次话筒和摆位仍无法避免使用均衡或其他效果时我就使用必须的处理设备,但我总是要确认我已经在选用话筒和设置摆位方面用尽了所有办法才会考虑用周边设备来处理。话筒的摆位对音质的改变实在太大了。

问:那么说你基本上是靠更换各种话筒来找到你想要的声音的喽?

答:在进行录音之前我会考虑再三,到真正录音之前我会对它有一个感觉。如果那天我的状态是BEYYER M88的感觉,我就会把它装起来。但如果这行不通,我就会很快地换掉它。我每录一个作品至少会尝试一种新方法,如果这种方法不行我就会回过头用我知道肯定没错的方法。我喜欢做点小实验来尽量拓宽我的路子,那总比每天重复同样的工作好玩嘛!这种态度使我可以总是站在这一行的制高点。

问:你可以举几个例子吗?

答:我在为John Scofield录制吉他的时候用了一支Coles的带状话筒。它从来不是一个可靠的录制电吉他的话筒,但它的声音特别肥,那一次它就表现得很不错。另一个例子也是在录John Scofield的吉他的时候,我在混音室设置了一台Twin Reverb电吉他音箱并用它的弹簧混响效果当作一台外置效果器。

问:在你录音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处理器你特喜欢用的?

答:我不喜欢用太多的处理器,但有时候我会用压缩或者峰值限幅器来让吉他说话,或让听众听到吉他手做的每一件事。我有时会用一点均衡器来让一把吉他更明亮些以便让它从配器中突出来,遇到相反的情况又要用均衡器并加上一点混响使它隐藏到配器中间。但我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诀窍,我是一个标准的朴素主义者。

问:你喜欢模拟录音还是数码录音技术?

答:模拟!这是没什么好比较的。模拟更平滑,而你却要在录音时用压缩。我觉得我在模拟录音时能听到更多的空气感和泛音。我想有一些我们听不到频率的振动波会影响我们的听感。数码技术频率响应在20kHz处截断了更高频率的信号,因此损失了这些可以影响我们听感的素材。模拟技术的频率响应在20kHz开始滚降或者开始没有那么平坦,但在20 kHz以上却仍然有些什么能让人感觉到的。模拟技术更富于质感和细节的再现。一件乐器从模拟磁带上播放出来时你几乎可以伸出手去触摸它。而且,现在的新的磁带技术更加完美,我非常喜欢用新的BASF900每秒30英尺的速度在+9dB的电平下录音。我的大部分作品都是这样做出来的。

问: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答:我也会用414话筒来录电吉他,它的声音也很好。


二、DAVID SINGLETON 篇

   David Singleton 从1989开始成为吉他手Robert Fripp's的录音工程师,其间先后录制了Robert Fripp的许多作品,包括现在流行的King Crimson "双三重唱"版本。Singleton还录制了ProjeKct Four, the California Guitar Trio(加洲吉他三重奏), the Europa String Choir and Tony Geballe(欧洲弦乐唱诗班与通尼·盖博尔), 以及若干重新混音和母版处理的具有历史意义的Crimson音乐会现场录音。我们在Discipline Mobile Global的英国写字楼找到了他。

问:你录制电吉他声音的总体思想是什么?

答:最近,我完全是用DI(直驳盒,或指不用吉他音箱的方式--译者)录制吉他的。实际上,许多Robert Fripp的新录音都是用Roland 的VG-8接上一个或几个机架式效果器制作的,也就是说,它们不是用一台电吉他音箱发声的。早在1989年,Robert Fripp就开始用DI录音方式,但那时他的主效果器是一台不上道的ZOOM效果器。直到最近,这种不用电吉他音箱的录音技术才因为效果器的改进而被公认可以称得上有"好声音"了。Robert Fripp后来常常用一台Roland GP100前置放大器和一台Eventide 的H3000 和其他一些效果器,但最近他开始用 TC Electronic的G-Force和一个新的TC效果模块。我们在录制ProjeKct Four 时用了一套TC前置/效果器,DI的声音听起来满好。Robert对立体声声像很感兴趣,所以即使在早期只用一台音箱录音时我们也尝试制造出立体声声像。我们可以通过在电吉他音箱前后各用一支话筒来制造立体声声像。比如。放置在前面的那支话筒给出自然的吉他位置,我们把它放在左边声道,吉他音箱后面的那支话筒反相后放在右边声道,你会感觉到吉他的声音很自然地靠向左边。这种方法给你更多的现场感和真实的声音。实际上,相位的混乱在这里反而是有帮助的。后来,在King Crimson 录制Thrak的时候,Robert的吉他声用他的DI和机架式效果器产生,但立体声的信号被送到两台Vox的AC30音箱上,然后用话筒拾音使声音更有融合感。我们用这种办法主要是想产生空气感,有时候驱动了空气的声音就是听起来舒服些。

问:你们把话筒靠近音箱还是尝试捕捉一些房间的声音?

答:我们没有专门用一支话筒拾取环境的声音,但我们用的话筒都离音箱有几英尺远。在Real World("真实世界"--录制Thrak专辑的录音室)时,我们用了Neumann(纽曼话筒--译者),平常我们用舒尔的SM57。

问:你们在混音阶段会用很多处理吗?

答:不,不会很多,尤其在最近的录音中更少。这最主要时因为这几年周边设备的质量越来越好了。甚至在两年前,吉他数码效果器也还不是那么成功而往往需要别的手段来帮助。所以我们不得不使用均衡或增加一些效果处理使电吉他的声音更好。对我们来说,混音阶段的声像位置控制比效果处理来得更重要得多。Robert非常仔细地考虑吉他声音的声像位置,声像的位置和宽度永远是第一位的,它被放在了改变均衡或电平之前。在80年代的King Crimson的音乐中,Robert和Adrian Belew他们这两把联动的吉他都有立体声信号,他们总是孤立地分别被放在左右两边。通常一个在极左(9点钟位置)一个在极右(3点钟位置)。它们的声音在立体声模式下远离中间声道,其他时候它们几乎都在最左边或最右边。

问:你觉得音箱模拟器怎么样?

答:Robert一般用效果器自带的音箱模拟器。实际上,对于那些比较早的录得不那么好的声轨,我们只不过用GP100内置的电吉他音箱音色模拟器来改善音质。这种效果主要是通过均衡技术做出来的,但我们在处理大约是1984年的两把吉他都录得很差的King Crimson现场表演时却非常成功。

问:在录音室里,你会同时使用模拟和数码录音吗?

答:都会。我们常常把King Crimson的表演录到经过Dolby SR降噪的2寸模拟带上--那是我们的爱好。我想当你用了很多数码吉他效果声之后,模拟带能帮你把声音变得更好。

问:你是说通过稍稍过激励使磁带饱和吗?

答:正确。把数码吉他的声音录进ADAT效果不是和好。

问: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答:对我来说,用DI方式使我的工作变得有点乏味起来,但这也许又是一个阶段。比如现在我们的Adrian Belew现在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他用数码电吉他音箱使你可以单靠这只音箱预先设置很多不同的声音。所以,你总能在某个地方找到乐子的。


三、Kevin Shirley篇

  人称"洞人(Caveman)"的Kevin Shirley有很多的荣誉制作,包括Aerosmith (Nine Lives专辑), Journey (Trial by Fire专辑), Dream Theatre (Falling Into Infinity专辑, Once in a Livetime专辑), Silverchair (Frogstomp专辑)和the Black Crowes (By Your Side专辑)。Kevin Shirley说自己在录音时"毫无疑问是旧式学校的老摇滚",喜欢让所有人都同时在现场演奏和演唱。我们在他最常呆的纽约Avatar录音室找到他。

问:你录制电吉他声音的总体思想是什么?

答:对于吉他来说,声音的来源是最重要的因素,也就是说电吉他音箱里出来的就得是好声音。然后,我所谓的录音工作就是把握这种声音就行了。现在的话筒的声学参数设计得要多准确有多准确,所以你只需要把一支话筒放在电吉他音箱前面,剩下来的事只不过是小菜一碟。

问:你有没有试过不用电吉他音箱录音?

答:没有,我从来不干这事儿。说老实话,说我从来没有用过直接录音法那是在骗你。我在为Journey录制Trial by Fire的时候,Neal用一台Marshall的电子管前置放大器直接录下了他所有的吉他片段,但Neal的声音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经过很多处理的吉他声音。

问:你用房间话筒吗?

答:我喜欢直接从电吉他音箱里出来的声音,我喜欢它在录音里尽量靠前。台多的房间混响会使吉他的声音缺乏清晰度而显得模模糊糊的。

问: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话筒没有?

答:我总是把一支舒尔SM57和一支BEYER M201以九十度摆放。BEYER M201有比较多的低音,而57有比较清晰、爽脆的高音。我只是调整好它们的平衡,保证相位完美,然后我给它们加上一点压缩,一般是用1176压缩器,如果我要用均衡器的话我会用Drawmer的1961造电子管均衡器。

问:你会用附加效果吗?

答:我想如果一个吉他手想用某种效果的话,他会把这种效果加在他的效果器里然后这种效果作为吉他声音的一部分从音箱里放出来。我从来不把任何不是来自于音箱的附加效果加到声轨上。

问:你会用声轨复制或任何其他特殊声轨控制或混音技术吗?

答:这得由乐队来决定。我很喜欢象AC/DC乐队那种声轨风格--两把明显不同的吉他各在左右两边;我实在喜欢这种东西!我正在为Little Steven的一个专辑混音,他真的几乎把所有东西都复制了一遍,弄出一种强有力的很厚重、肥大的单声道音色。我在混音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招数。

问:在Dream Theatre的Falling Into Infinity中的吉他声音绝大部分来自音箱吗?

答:这个嘛……,John Petrucci是一位了不起的吉他手,只有很少的几个人可以做出他的东西。我刚缩混完一个他的Liquid Tension Experiment(流体力学实验)专辑。他那把吉他玩得简直是出神入化。我们在Falling Into Infinity使用了不同的方法去得到不同的声音,但我们完全没有使用录音室效果;所有的声音是从电吉他音箱里来的。我们只是尝试着透过调整音源得到不同的声音。你真得应该在他在那儿的时候看看:我们有大约10只合在一起的Mesa/Boogie电吉他音箱,一墙的Mesa/Boogie--我们只是不断逐个地试,小的、大的--那可是件有趣的事儿。

问:你喜欢用数码录音还是模拟录音?

答:噢,虽然我得说个别的24比特数码转换器声音很棒,不过对不起,我受不了数码录音。我喜欢把声轨录在模拟带上并加上一点压缩。我发觉这样可以使音乐的低音更结实,而且我也很喜欢这种声音。

问:你用的录音电平很高吗?

答:说对了,相当高!当你在在一台震撼着的Marshall电吉他音箱面前你感受到的那种低频振动可以把你的肠子震得从你的裤脚滚出来。能捕捉到这种感觉的唯一方法是制造更结实的低音,我发现磁带饱和时就能很好地产生这种效果。

问:还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答:没有。我想录音工程师一直是被过高估计的一个行业。我想说的是,明摆着现在的话筒的开发使你可以捕捉到不可想象的声音细节,你所要做的就是支起它,录音。我可知道这算不上什么技术活儿。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佳木斯吉他教室(www.jmszk.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youdai0063@sina.com 站长QQ:16977019 黑ICP备11004953号